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
首页|法院概况|新闻中心|法学思想|法官风采|法苑文化|裁判文书|普法天地|专题报道|法律法规|开庭公告|司法公开

 

案子就这样结了

作者:贺孟章  发布时间:2011-01-10 13:38:33


    去年十月,跟谢庭长到永川办案。为了案件的执行顺利,按照预定方案,对永川县农产品公司采取了三项执行措施。一是扣车,按申请人提供的线索,翻遍了车管部门的所有登记,也没查到农产品公司的车辆。二是冻结帐户,帐号上只有800元。三是查封仓库,结果两个大库房,里边空荡荡的没有任何货物。

    三次行去落空后,在公司找到了经理霍跃光。霍见面就说:“好哇,你们在霜冻节,冻了我的帐户,真赶节气儿啊!”说着安排业务科长接待,一声“我还有事”径自走了。后来再去公司找,经理连面也不挂了。

    在县城奔波了三天,案子没一点进展。川西地区的初冬季节阴雨连绵,衣服淋了个湿,鞋子浸透了水。我沮丧地对谢庭长说“霍跃光坚壁清野,咱们的杀手锏也没起上作用,再呆下去也是干耗,撤吧。”谢庭长看了我一眼说:“怎么,泄气啦?干执行可不是套套法条就能解决问题的,要耐心寻找执行的条件和机会,怎么能程咬金的三斧头,砍完就跑呢?”我心里话:得!看来还得学。

    报着一线希望,又在县城里转了半天,还耍了点小手段,找到了农产品公司的一个门市,但里面的货都是些日杂用品,钱不值多少,品类倒有一二百个,别说没法查封,就是查封了也没法处理。看着谢庭长毫不松劲的神气,我只好遵命行事,被动地跟着转。

    第五天,我们找到了霍跃光的家,霍穿着内衣仰在沙发里看电视。谢庭长在门外跺了跺脚上的泥沙,冲屋里说:“霍大经理真是‘躲进小楼成一统’啊!”霍看我们进来,笑笑说:“这两天身体不舒服,没去上班。”说着,进卧室去穿外衣。

    霍住的是一栋小楼。客庭不大,但很雅致。正墙上装裱了一幅大型山水。左边墙上挂着郑板桥的风睛雨露四条墨竹。右墙上挂一郑板桥“难得糊涂”横幅字画。墙角上放了一盆兰草,长长的叶子垂到了高脚花架的半腰。看霍出来,谢庭长半调侃的说:“霍经理对郑老先生还是很有研究的啊!”说完面对墨竹神情专注的看了起来。霍愣了楞神,然后看着谢庭长说:“也感兴趣吗?郑板桥有‘三清’你们做法官的该是知道的吧。”谢庭长回过头来说:“说不好,是不是为官清正、为人清高、衙斋清寒呢?叫我说三清还要加上一糊涂。”霍上下打量着谢庭长说:“能说说含义吗?”谢庭长一字一板地说:“郑板桥老先生的难得湖涂不是说让人啥也不学、啥也不问当白痴。他的含意是要面对现实和情势,去灵活运用理论。是通过实践对理论的再认识。是又上一个层阶的聪明。是朴素的认识论。”“精辟”霍不禁说道。谢庭长笑笑说:“粗浅稚陋,见笑了。”这之前我只知道谢庭长办案是行家,真不知道还有这么深厚的文学理论功底。接着二人便海阔天空地聊了起来,从郑燮的弃官侃到唐寅的落第,从盛唐的繁华到清末的衰微,从苏轼赤壁怀古的“大江东去”到毛泽东重庆谈判的“北国风光”,我云里雾里的听着。二人清谈的情兴,大有英雄所见略同和相见恨晚的气氛。

    十一点了我有些焦躁,心里说,谢庭今天怎么没正题儿呢?正捉摸着,谢庭长一个急煞车说:“别侃了,说正事吧,我们的案子怎么办?”霍面带歉意地说:“公司现在的日子很难过,工人连工资都开不出。这样吧,你们出门办案也不容易,总得让你们能交差。这次我想法凑个七八万,下剩十几万,明年年底付清。”谢庭长说:“霍经理,真人面前不做假,你就别哭穷了,大门市在闹市开着,能说没钱,要不是顾及你公司的声誉和效益,我早把你门市封了。这次你作作难一次清。一来免的迟延履行你们出双倍利息,二来也算支持我的工作。以后如有机会拜访,咱们就煮酒话当年了,还能再让我追着你的屁股要钱吗?”霍沉默了一会,一挥手说:“听你的。”就这样案子办结了。

 

 

 

 

关闭窗口

您是第 880075 位访客

Copyright©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  冀ICP备10016685号